东乡平八郎 日本军神为何俯首拜中国王阳明? 东乡平八郎一生伏首拜阳明

  东乡平八郎一生伏首拜阳明,日本军神为何俯首拜中国王阳明?心学就是用良知建功立业、诗意栖居活出灵性的感觉学。是个靠精神胜利法建立起来的自个成全自己的成功学、希望哲学。匹夫而为百世师,许多人从阳明学中取了一瓢饮。王阳明的启示在于:凡墙都是门,圣雄事业是从心头做。

  有人说:中国历史上立德、立功、立言最为杰出的只有两个半人!

  这两个半人分别是:孔子和王阳明,加上曾国藩(半个)。

  也有人说:中国只有两个人可以称为圣人!

  这两个人分别是:孔子、王阳明。

  还有人说:中国历史之中,文人用兵当以三人为最!

  这三人分别是:,一是诸葛亮,一是王阳明、一是当代的毛泽东!

  明史曾说:“终明之世,文臣用兵制胜,未有如守仁者也”。

  也就是说:明朝以前,既是文人、又善于用兵的,没有超过王明阳的。

  这位号称军神的大将,却总把一方印章佩在身边,上面刻着七个字:“一生低首拜阳明”。

  中国明朝的一名文官,让东乡平八郎佩服的五体投地!

  日本维新派人物,无不把王阳明顶礼膜拜。

  中国,也有不少的人将王明阳比作诸葛亮、孔子、毛泽东。

  那么王阳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呢?

  王阳明姓王,初名云,后祖父改其名为守仁,字伯安,浙江余姚人,先祖书香传家,父王华仕三朝,为孝宗御进讲。生於明宪宗成化八年(公元1472年),卒於世宗嘉靖七年(公元1528年),享年五十七岁。生前曾筑室於阳明洞,故学者称其为阳明先生。

  十二岁,阳明就塾师,性格豪迈不拘,曾言:“读书为学圣贤”。十三岁母丧。十八岁谒理学家娄谅(号一斋),听讲朱子格物之学,后连格竹七昼夜无所获,遂转而学辞章之学。二十二岁应会试名落孙山,至二十八岁才举进士。

  在此期间,阳明广阅书籍,读兵法,也研究道教养生之学,面对为考试而读书的处境,遂有遗世入山之意,然转念一想,人本是父母所生,大道是不能离开社会人群的,遂重回儒家。三十四岁讲身心之学,开始招收门人。

  三十五岁,因见朝廷为宦者刘瑾把持,明武宗沉迷於享乐,故上疏直言,而下诏狱,谪贵州龙场驿驿丞。http://www.hsmil.com/pages/145865476322284.html

  三十七岁,赴谪至贵州龙场。悟得格物致知的道理。这乃是阳明心学的开端,从此他与朱学分了家,而走向了主观论。

  三十八岁,主讲於贵阳书院。开始提出了知行合一之说。

  三十九岁,升卢陵县知县。

  四十三岁,揭出存天理,去人欲之标语。

  四十七岁,刻古文大学,及朱子晚年定论。修建濂溪书院。同年,门人薛侃刻传习录。

  四十八岁,阳明奉旨平宁王宸濠之乱,受宦官挑拨,被诬谋反。

  五十岁,在江西南昌始揭致良知三字。从这时起,阳明哲学思想完全成熟,而且定型。此成熟的思想比以前更为简约。

  五十三岁,门人南大吉续刻传习录。

  五十六岁,邹守益刻小孩子抽搐怎么引起的文录。

  五十七岁,扶病剿乱,病死归途,卒於南安。

  在《明朝那些事》这部书里,当年明月在于谦被害后这样描述道:

  “明代有很多厉害的人物,我曾给这些人物做过一个排行榜。于谦应该排在第二名,虽然明代有一些人物的丰功伟绩不下于甚至超过了于谦,但他们的排名也在于谦之后,这是因为评定的标准由品行有两项:品行、才能。虽然某些人的才能确实胜过于谦,但他们的品行是有缺憾的。比如朱元璋同志的政治问题和张居正同志的经济问题。于谦最为难得的就在于,他不但才能过人,品德上也几乎无可挑剔,所谓德才兼备者,千古又有几人!

  如无例外,于谦本应排在第一,可惜的是,在他之后,还有另一位高人横空出世,此人不但文武兼备、智勇双全,而且五花八门无一不通、三教九流无一不晓,且善始善终,堪称不世出之奇才。对这位仁兄,英雄的称呼似乎已不适用了,因为在很多人看来,有一个更适合他的称呼--圣贤。”

  王阳明,以明朝唯一的圣贤而高山仰止!

  也有人说:日本能迅速窜升与欧美列强分庭抗礼,这一切都归功于明治维新的成功。但是明治维新能够成功,究其原因根本不是因为日帝明治的政治手腕有多少过人之处,也不是因为德川家族无能,而完全是因为日本人充分效法了王阳明,在日本,阳明学一度被奉为“显学”,对其革新运动起过重大的推动作用,以至成为明治维新的最重要精神武器。

  日本维新派中有一个大名鼎鼎,打败过大清的北洋舰队、击败过俄国海军,创造过近代史上东方黄种人打败西方白种人的先例,在世界上享有“东方纳尔逊”之誉,与陆军的乃木希典并称日本军国主义的“军神”的常胜将军。

  他,就是东乡平八郎。

  何为阳明,就是王守仁,中国阳明学创始人,是明代影响最大的哲学思想家,其学术思想传至中国、日本、朝鲜半岛以及东南亚,而被称为日本帝国军神的东乡平八郎,只对阳明学俯首称拜!

  日本军神东乡平八郎随身有一个印章,一盖,就显出七个字:一生俯首拜阳明。

东乡平八郎

  其实王守仁不算是明代一颗璀璨的明珠。他应该算是中国历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,甚至在世界通史上都要占有一席之地。

  虽然朱熹名气比他高,但是其实从经世致用角度看,王学仁充分的践行了知行合一,成就比朱熹明显多了。

  “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缘误。”不知道朱老先生和那个娼妓的故事是真是假,如果是真的,那朱老先生堂堂理学大师,还有用栽赃娼妓,来打击报复异己的嫌疑。

  回到王阳明,小东东为什么会如此低声下气的写了什么一生伏道拜阳明,这不像狂热的大和民族的性格啊!

  其实错了,这正是岛国小鬼子性格的生动写照。小日本向来不要脸,倡行实用主义和拿来主义,只管效用,利益,哪管对错?

  所以,小东东假惺惺的刻一个章带身上,一方面是当时小日本国内也没什么出名的人物能入小东东的法眼,什么丰臣秀吉,武田信雄,德川家康,按现在的观点,就是几个县长带几千人打来打去,场面太小,小东东只能迈出国门,走向海外。第二方面,王守仁是知行合一的完美实践者。

  阳明先生的一生,是战斗的一生,更广应堂霍山石斛能治癫痫吗是辉煌的一生,是一个成功者的军事家,一个成功的政治家,更是一个成功的哲学家。

  除了战功外,我个人最推崇的是王守仁的攻心术。攻心最难,所以,孔明先生七擒七纵才被千古传颂。

东乡平八郎

  曾经有一本书,里面描述王艮和王守仁的关系,有点类似陈真的霍元甲。很多版本,陈真一开始看霍元甲,一直不顺眼,就想海扁霍元甲一顿,后来,却成为霍元甲的忠实追随者。王艮也是一样,一开始去王守仁那里,我以为就是来踢馆的,后来,却拜服在王守仁的脚下。

  说通俗点,不看品牌,看疗效。小东东若是了解明朝那段历史,就会知道,倭寇在东南被明军痛揍,后来丰臣秀吉派什么小西行长,九鬼嘉隆,毛利辉元等等很多所谓名将入侵朝鲜,又被海揍一顿,屁滚尿流,逃回岛国。

  往事历历在目,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精英,碰到唐朝军队,就一个个都成了豆腐渣,被唐人随便乱切?

  原来是心学,原来中国有王阳明,其实王阳明的能耐也没那么大,在中国的地位,比不上孔孟老庄,和朱熹也有些差距,只是当时,他的学说正在中国走红,号称王学七派。

  小日本别看表面上很狂妄,其实骨子里是彻头彻尾的贱骨头,老美往他领土上扔两颗胖小孩,炸的小日本死伤无数,结果,70年了,它还像条贱狗一样跟在大兵的后面舔脚。

  同理,唐朝,白江口之战后,小日本就老实了,不厌其烦的派所谓的遣唐使到中国来窃取情报。

东乡平八郎

  明朝,朝鲜战争结束了,小日本又老实了,那些在小鬼子战国时代的风云人物,碰到明朝军队,就如土鸡瓦狗,一个个如插标卖首之徒,被打回岛国,惶惶不可终日。于是,心学东渡,后来成为岛国维新的理论基础。

  所以,那个大和民族的表象下,包藏的是一块块贱骨头,几天不挨打它就不舒服。大家也看见了,现在的小三三,四处乱吠,又是参拜厕所,又是牵手阿三,小三和阿三,一对贱骨头,看来真是臭味相投。

  但是,我们也要清醒的记住,翻看历史,小日本是一个典型的皮厚心黑的变态民族。这种民族,是不会记恩情的。

  也没有什么道义可讲,妄想点化它们,简直就是缘木求鱼。对待变态岛国,我以为,就是以阵地对阵地,以堡垒对堡垒,这不只是着眼以现在,也是为中国的未来,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考虑。

  小日本在岛国,资源,地盘都有限,你总不可能让它们发扬国际主义精神,世世代代困守岛国吧!它向大陆扩张,是必然之举,今天不扩张,明天也要扩张,今年不扩张,明年也要扩张,当代不扩张,下一代也要扩张。

东乡平八郎

  这一点,我们不能有任何幻想,鬼子不是周处,还能朝得道,夕死足矣!它们最好全世界人死光光,就大日本帝国膏药旗到处贴。

  因此,我们认识到,一生伏首拜阳明的根子里,既有鬼子的贱骨头在发酵,更要清醒的认识到,这是条疯狗,它好似讲忠谈义,其实不忠不义,脑中根本没有忠义,没有感恩,一旦发起疯来,它见谁都咬,小三三参拜厕所,不正是连主人也顺带咬一口?

  癫痫病人能吃什么人人皆可以为圣人,同理,人人皆可以灭倭人。

  中国的文化太过博大精深了,以至于中国人自己,都不知道该继承那些学问为好!

  于是、中国人在自己祖先留下的宝贝中挑三拣四。

  于是、就有了“儒家”、“法家”、“道家”几千年的争论。

  最终、自己挑花了眼睛,无所适从!

  日本人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一帮子维新派人物把王阳明的《心学》学到了手,紧紧地攥住不放。

  王阳明的一部《传习录》不仅维新派人物倒背如流,而且年轻学子人手一册,终于成为明治维新的最重要精神武器!

  最终、日本人就靠王阳明的一部《心学》,推翻了500多年的封建幕府统治,成功实现了明治维新,完成了向资本主义的过度!

  难怪!日本的军神东乡平八郎要“一生低首拜阳明 ”。

  王阳明简介

  王阳明又称王守仁(1472-1529),汉族,浙江余姚人。字伯安,号阳明子,世称阳明先生,故又称王阳明。中国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文学家和军事家。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,非但精通儒家、佛家、道家,而且能够统军征战,王阳明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。封“先儒”,奉祀孔庙东庑第58位。

  王阳明生平

  王阳明明宪宗成化年间,生于浙江余姚。父王华,王华在明朝成化十七年辛丑(1481)中了状元,王阳明就随父移居北平(北京)。

  《明史》载, 王阳明出生时取名为王云,但五岁不能说话,告诉他人,改名为王守仁,他才说话。王华对儿子家教极严,王守仁(王阳明)少年时学文习武,十分刻苦,但非常喜欢下棋,往往为此耽误功课。其父虽屡次责备,总不稍改,一气之下,就把象棋投落河中。王守仁(王阳明)心受震动,顿时感悟,当即写了一首诗寄托自己的志向:

  象棋终日乐悠悠,苦被严亲一旦丢。

  兵卒坠河皆不救,将军溺水一齐休。

  马行千里随波去,象入三川逐浪游。

  炮响一声天地震,忽然惊起卧龙愁。

  王守仁(王阳明)以诸葛亮自喻,决心要作一番事业。此后刻苦学习,学业大进。骑、射、兵法,日趋精通。明弘治十二年(1499)考取进士,授兵部主事。当时,朝廷上下都知道他是博学之士,但提督军务的太监张忠认为王守仁以文士授兵部主事,便蔑视守仁。一次竟强令守仁当众射箭,想以此出丑。不料守仁提起弯弓,刷刷刷三箭,三发三中,全军欢呼,令张忠十分尴尬。 王守仁(王阳明)做了三年兵部主事,因反对宦官刘瑾,于明正德元年(1506)被廷杖四十,谪贬贵州龙场(修文县治)驿丞。刘瑾被诛后,任庐陵县知事,累进南太仆寺少卿。其时,王琼任兵部尚书,以为守仁有不世之才,荐举朝廷。正德十一年(1516)擢右佥都御史,继任南赣巡抚。王守仁(王阳明)上马治军,下马治民,文官掌兵符,集文武谋略于一身,作事智敏,用兵神速。以镇压农民起义和平定“宸濠之乱”拜南京兵部尚书,封“新建伯”。后因功高遭忌,辞官回乡讲学,在绍兴、余姚一带创建书院,宣讲“王学”。嘉靖六年(1527)复被派总督两广军事,后因肺病加疾,上疏乞归,1528年十一月二十九日(1529年1月9日)病逝于江西南安舟中。谥文成。

大脑里有囊肿会引起癫痫病

  王阳明思想主张

  心外无理:

  王守仁秉承陆九渊的学说,使陆的思想得以发扬光大,因此他们被称为“陆王学派”。陆九渊从“心即理”说出发,认为格物的下手处,就是体认本心。王守仁并不满意陆九渊的解释,他说:陆象山之学,“其学问思辨,致知格物之语,虽亦未免沿袭之累”。

  王守仁反对程颐朱熹通过事事物物追求“至理”的“格物致知”方法,因为事理无穷无尽,格之则未免烦累,故提倡从自己内心中去寻找“理”,认为“理”全在人“心”,“理”化生宇宙天地万物,人秉其秀气,故人心自秉其精要。

  正如陆九渊所言“心接具是理,心即理也”,何消外求?故明“本心”则明“天理”。故王守仁强调:“心一而已,以其全体恻怛而言谓之仁,以其得宜而言谓之义,以其条理而言谓之理。不可以心外求仁,不可外心以求义,独可外心以求理乎?外心以求理,此知行之所以二也;求理于吾心,此圣门知行合一之教。”

  知行合一:

  在知与行的关系上,王守仁从“天地万物本吾一体”出发,他反对朱熹的“先知后行”之说。王守仁认为既然知道这个道理,就要去实行这个道理。如果只是自称为知道,而不去实行,那就不能称之为真正的知道,真正的知识是离不开实践的。比如,当知道孝顺这个道理的时候,就已经对父母非常的孝顺和关心;知道仁爱的时候,就已经采用仁爱的方式对待周围的朋友,真正的知行合一在于确实的按照所知在行动,知和行是同时发生的。他的目的在于“发动处有不善,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,需要彻根彻底,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”。

  对于朱熹的“先知后行”等分裂知与行的理论,王守仁在他学生编著的《传习录》中是这样理解的,古代的圣贤在看到很多人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知上,而忽略了行,认为这样下去会造成浮夸的风气,于是开始强调要知,更要行,而后世的人就理解为要先知而后行,这就错误的理解了圣贤的意思。北京交通大学、东北大学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把它作为校训的一部分。

  致良知:

  王守仁经历过百死千难的人生体验,在五十岁时提出犹如画龙点睛般的学说宗旨“致良知”:“某于此良知之说,从百死千难中得来,不得已与人一口说尽,只恐学者得之容易,把作一种光景玩弄,不实落用功,负此知耳!”

  唯求其是:

  王阳明倡“君子之学,唯求其是”的“求是”学风,并多有阐发。时至今日,“求是”精神仍然十分重要。浙江大学把它作为校训的一部分。

  士农工商:

  顾炎武《日知录》卷七中提出,“士农工商谓之四民,其说始于管子(管仲)。”王阳明认为士、农、工、商“其归要在于有益于生人之道,则一而已”,且进一步说明“古者四民异业而同道,其尽心焉一也”的观点,他把传统观念中一直被视作“贱业”的工商摆到与士同等的水平。(《节庵公墓表》)王阳明《传习录拾遗》说:“虽经日作买卖,不害其为圣为贤”。此说被称为“新四民论”。

  四句教:

  “四句教”是王阳明晚年对自己哲学思想的全面概括,即“无善无恶心之体,有善有恶意之动,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”四句。本文来自红色军事网,转载务必注明链接地址http://www.hsmil.com/